臺北市
設定所在地
  • 北部
    • 基隆市
    • 臺北市
    • 新北市
    • 桃園市
    • 新竹市
    • 新竹縣
    • 苗栗縣
  • 中部
    • 臺中市
    • 彰化縣
    • 南投縣
    • 雲林縣
    • 嘉義市
    • 嘉義縣
  • 南部
    • 臺南市
    • 高雄市
    • 屏東縣
  • 東部
    • 宜蘭縣
    • 花蓮縣
    • 臺東縣
  • 外島
    • 連江縣
    • 金門縣
    • 澎湖縣
PM2.5 14低 2017/01/11 17:00
空氣品質良好,可正常從事戶外活動
01/11

星期三

20-22°C
01/12

星期四

18-23°C
01/13

星期五

16-18°C
01/14

星期六

14-15°C
01/15

星期日

14-16°C
舒適溫暖早晚較涼 西半部局部霧空品質差
21°C
臺北市
吳慷仁超敬業 為戲激瘦狂甩14公斤

2017-04-09 21:30:20

影帝吳慷仁,連續兩年,在金鐘獎上大放異彩!2015年拿下最佳男配角獎,去年就以《一把青》把影帝的獎盃給搬回家,吳慷仁對自己非常要求,為了角色,可以在短短幾個月激瘦又增肥。

170407K01.jpg
170407K02.jpg

演技吸睛 收放自如
二戰之後到政府撤退來台,這在個動盪的大時代 ,吳慷仁化身個性玩世不恭,擁有悲壯命運的飛官郭軫,到了《麻醉風暴》,吳慷仁變成衝撞體制的保險業務員,一手策劃翻天覆地的報復行動,不只能駕馭感情很有層次的角色,很跳、很鬧的,吳慷仁照樣hold得住,一頭栽進《戀愛沙塵暴》的吳慷仁,恥度全開。

170407K03.jpg
170407K04.jpg

為戲激瘦 急速甩肉
鏡頭語言收放自如;最新的大螢幕作品《白蟻-慾望謎網》,更是挑戰無極限,為了演出藉由女性內衣滿足自身慾望的白以德 ,影帝吳慷仁可是硬著頭皮到專櫃挑內衣:「我記得那個阿姨操台語口音問『你拿這個要做什麼,你為什麼要穿這個?』然後我就說要演戲,她幫我喬了一下我的副乳,因為她很熟練的就伸進去了 。」進行女性內衣初體驗,只是電影開拍前的小序曲,吳慷仁還逼自己走進"白以德"的內心,用斷食的方式讓自己在一個半月狂甩14公斤,178公分的他 瘦到只剩56公斤,兩頰凹陷,脊椎都清晰的浮出背部線條,吳慷仁更貼近角色:「因為飢餓,因為情緒的起伏,整個人是很躁鬱的,而導致用那種狀態去拍這部片,我記得那段時間電費很省,因為我回到家都不開燈。」

170407K05.jpg
深入角色 激瘦增
常常詮釋一個角色,吳慷仁就像站上大怒神體重機,短時間數字上衝又下洗,敬業的態度讓《一把青》導演曹瑞原讚不絕口:「我到處說慷仁太棒,你看他今天,他這個樣子,我不會選他演郭軫的。」從帥氣飛官郭軫,轉換到演出《麻醉風暴2》更生人的角色,吳慷仁頂著大光頭現身記者會,體重飆到84公斤來到人生的高峰;接著為了偶像劇《極品絕配》,又在兩個月內快速消風瘦回正常的72公斤,偶像劇的帥氣形象為吳慷仁吸引不少小粉絲:「國小國中的小朋友看到我會是『喔喔喔...你是』然後就會叫你劇裡的名字這樣,我覺得滿可愛的,但就是有一點要適應一下。」

170407K06.jpg
不挑戲 苦磨演技
年輕的粉絲可能不知道,但六七年級生對"花拓也"這個純情的農家男孩一定不陌生,吳慷仁因為演出《下一站,幸福》闖出知名度,也演過八點檔,甚至近期也嘗試拍鬼片,因為吳慷仁自認不是第一眼就能擄獲觀眾的目光,只能腳踏實地磨練演技,來證明自己:「你不像是那種,一站出來就會讓人『哇喔,你好出眾』,真的真的,所以那時候就不斷的累積,什麼都拍什麼都拍。」終於屬於吳慷仁的角色來敲門了 ,雖然吳慷仁透露,他並非是第一人選。

170407K07.jpg
苦熬八年 奪得影帝
吳慷仁2015年憑著客家劇場《出境事務所》入圍金鐘影帝,操著一口流利的客家話 ,讓很多人誤以為他真的是客家人,同年的迷你劇集《麻醉風暴》更是奪得金鐘男配角獎;而隔年鋒芒更盛,吳慷仁以《一把青》郭軫的角色,一舉摘下金鐘影帝,領獎感言感動不少觀眾:「八年了,從一個講五個字要連續NG20次的演員,到現在站在這個台上,謝謝評審,以後的我不會讓你們失望,我會更鬆,我會演得更好,我會再來。」

170407K09.jpg
非科班 自許最努力
不是科班出身,在高雄眷村長大的吳慷仁,過去曾做過水電箱焊接工、工地的臨時粗工,退伍後在日式酒吧當調酒師,因緣際會,25歲時拍到第一支廣告,直到27歲那年他才下定決心,以演員的身分進軍演藝圈。在微電影《寫真咖啡館》遠赴日本長野取景,吳慷仁、莊凱勛兩位金鐘影帝互飆演技,私下也是好友,吳慷仁特地錄製可愛的生日祝賀影片,賣萌搞笑有違帥氣形象,不過他說他的個性本來就是比較外冷內熱:「我平常不太會跟人家耍帥的,我要很熟了以後,可能才會對那些朋友,做出那種有點幼稚 ,又有點可愛的東西。」或許因為本身慢熱的個性,在有了金鐘影帝的頭銜加持後,一向很做自己的吳慷仁,直呼這兩年來得太快,甚至有點排斥:「前幾年突然沒人看你,但突然這一兩年很多人在乎你所說的聲音,跟在乎你所說的話的時候,其實是一個很詭異、很具體的東西 。」就算還在尋找公眾人物和私領域的平衡點,但對於演戲這件事,吳慷仁一直很有想法也很堅持:「也許我們不是最有天分的,但是我們總是可以當最努力的那一個。」

170407K08.jpg

標  籤
  • 追  蹤